Joana Vasconcelos把趣味女性主义带到凡尔赛 女武神的嫁妆 收藏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05-09 15:37:01 编辑:admin
Joana Vasconcelos,《女武神的嫁妆》(Valkyrie Trousseau),2009

  巴黎——目前,凡尔赛宫正在展出Joana  Vasconcelos气宇非凡的装置展,那些庞大的充满想象力的奇异手缝雕塑与大理石雕塑一道,落入了刺绣的海洋之中。但其中一件作品却被凡尔赛拒之门外,是一个由25,000个月经棉条做成的枝形吊灯,被戏谑的命名为“新娘”(La  Mariée)。出尺之外,Joana Vasconcelos依然把女性放在了凡尔赛的历史中心。
  和之前2008年杰夫·昆斯在凡尔赛的展览,以及2010年村上隆的展览一样,保守机构 Coordination de la Défense de  Versailles 不出所料对这个展览展开抨击。 Baron Roland de l'Espée就此事在博客上写道:“这个展览是Joana  Vasconcelos  的转折点,Tampax牌卫生棉条,水壶和平底锅,以及其他荒诞的用具都不过是嘲讽女人们的用品,而且还猥亵了我们最为值得尊重的历史遗产。”
  但是令人欣喜的是,这个展览力排众议,依然实现了那些闹哄哄的让人无法预料的装置。《独立之心》(Coeur  Indépendant)被安排在Guerre沙龙【战争客厅(War  Parlor)】——这个作品都是用黑色的塑料刀叉制成的,而且展览中一直回响着葡萄牙舞曲。这件作品由各种不同的主题成对儿出现:日常生活的物品和传统的葡萄牙音乐,前卫艺术混合着波普艺术;吃饭与打仗相比。“这个世界的每个细节都在变,从君主制到共和。”在我们的采访期间,Joana  Vasconcelos这么说道。
  在Glaces展厅【镜厅】中,有一双用水壶和平底锅制作的超大高跟鞋,名为“玛丽莲”,通过展厅里镜子的反射,形成一种十分有趣的内在呼应。这双极具纪念碑性的超大型高跟鞋所要言说的是女性面对玛丽莲·梦露之梦与家庭主妇生活的现实拉扯。而为什么做这么大呢?Joana  Vasconcelos的这个体积的玩笑让人想起了“爱丽丝梦游仙境”,尤其是安排在花园中的“酒馆”(Pavillon de Vin)和“茶馆”(Pavillion  de Thé),是一个巨大的瓶子和一个巨大的茶壶,俩用品似乎站在在那里大叫:“来喝我!”
  而在女王的房间,则安排了一件名为“假发”(Perruque)的作品,这是Joana  Vasconcelos专门为此次展览所做。球状的木头雕塑钉满了长钉,就像是好几种颜色的假发从头皮里冒出来。这件作品就放在女王的床边,仿佛一个图腾,“我想唤醒那些曾住在这里的女士们。”  Joana Vasconcelos这么说道。
  艺术家以一种温柔的嘲讽语调涉足凡尔赛宫的历史,就像是在一张豪华的皇家饭桌铺上大桌布,在两只花岗岩狮子身上贴上蕾丝,最后变成一个交杂着的破布艺术作品,抑或是18世纪的洛克可风格的装饰。Joana  Vasconcelos把三个《瓦尔基里》(Valkyies,美欧神话中的女神)安排在了Batailles展厅【战争厅】。最核心的一件是一耳光巨大的金色的巴洛克式的装饰。这三件雕塑使得作品本身的艺术创作在展厅里延伸开去。这件作品以瓦格纳的歌剧《女武神的飞驰》(Ride  of the  Valkyries)为名,其小摆件的模样可以被看做是对这名知名作曲者的专制和浮夸的世界的批评。浅薄鄙俗的《Lilicoptère》是一架把长长的鸵鸟毛当成是螺旋桨的金色直升机,宛如一个千变万化的风景,但也是对贵族衰落的讽刺。
  Joana Vasconcelos将凡尔赛的古怪与富足进行了重新思考,创造出一种不同寻常的艺术总体,让人不得不印象深刻。手工与后现代——Joana  Vasconcelos非常的女性主义的,但同时政治也娱乐。
无水印大图请搜索(【vip】Joana Vasconcelos把趣味女性主义带到凡尔赛)
收费高级会员
详情请咨询0571-88304880